1. <button id="kcaqa"><acronym id="kcaqa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dd id="kcaqa"><track id="kcaqa"></track></dd>
    2. <em id="kcaqa"></em>

      1. <button id="kcaqa"><acronym id="kcaqa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  <li id="kcaqa"><acronym id="kcaqa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  流淌在灌溉工程里的歷史密碼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2-05 16:46:24

          哈密市美女兼职特殊服务〖网址:66yy.co〗【到.浏.览.器.输.入.网.址.打.开】bs4mcE  軟件測試似乎成為了研發階段的附庸和背鍋俠,一旦項目遇到工期緊時,就會以犧牲測試時間為代價。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流淌在灌溉工程里的歷史密碼

            世界灌溉工程遺產“家族”迎來新成員:近日,2021年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名錄公布,我國的江蘇省里運河—高郵灌區、江西省潦河灌區、西藏自治區薩迦古代蓄水灌溉系統全部申報成功。

            或許在此之前,你都沒有聽說過這三個工程,但實際上,能成為世界灌溉工程遺產,它們自然都“出身”不凡——蘊含著燦爛的歷史,從千年時光里走來,至今仍發揮著作用,滿載著不衰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高郵灌區的歷史,要從著名的邗溝說起。春秋時期,吳王興建邗溝,揭開了古運河建設史的篇章,里運河肇始于春秋時期的邗溝。高郵灌區引用京杭運河的江淮水源自流灌溉,京杭大運河淮陰至瓜洲段,稱為里運河。里運河是有文獻記載的大運河最早開通的河段,也是持續運用時間最長的關鍵河段。里運河高郵段與其他地方不同,它不但是漕運的通道,也是引高郵湖水灌溉農田的關口,又是抵擋淮水的屏障。這一灌區通過閘、洞、關、壩等水工設施,實現了水在“高郵湖—里運河—高郵灌區”之間的調配,可以調節旱澇的水位平衡,同時兼顧了漕運和灌溉的功能平衡。

            起源于唐朝的潦河灌區,以灌溉為主,兼有防洪、排澇、水土保持等功能。據已有文獻記載,坐落于靖安縣北潦河上的蒲陂工程,興建于唐代太和年間,距今已1100余年,是灌區內最早的灌溉水利工程;明成化十二年(1476年),民眾在蒲陂上游約3公里修建了烏石潭陂;此外,明代地方民眾在烏石潭陂上游約1公里處修建了香陂。三座陂堰水利歷經多次重修,分別成為如今北潦干渠、洋河渠、解放干渠三座水利系統的前身。潦河灌區在這三座水利系統基礎上逐漸發展起來,是江西省興建最早的多壩自流引水灌區。

            在長期的歷史進程中,潦河灌區形成了較多的文物遺存,如明末清初著名科學家宋應星的故里——奉新縣牌樓古村,安義縣千年古村群,安義縣萬埠鎮梓源民國村,靖安縣詹坊古村,靖安縣雷家古村等。不過雖然歷史悠久,但潦河灌區的一些理念卻閃耀著現代科學智慧的光芒。比如選址,蒲陂、烏石潭陂和香陂三座陂堰依次分布于北潦河南支中上游,有利于擴大集雨面積,截水灌溉中下游農田,雨季有利于泄洪,體現出充分的合理性。三座陂堰都建在河流彎道處,水流較緩,減少了對陂壩的沖擊力,有利于延長工程使用壽命,且三座陂壩位于河床堅硬之處,堰壩泥沙淤積少,保護了壩基的安全。此外,管理手段也毫不遜色,一直是“鄉族合修”的形式,即由地方受益區民眾聯合修建管理,其間不乏鄉紳捐資,屬于典型的“民修”性質,使用權自創建伊始便一直屬于流域區全體民眾,有利于工程長久發展。新中國成立后,潦河灌區又相繼興建四座灌溉工程,延續至今,灌溉農田33.6萬畝,惠及人口26萬人,是贛西北的重要糧倉。

            最后看看“最高”的世界灌溉工程遺產——薩迦古代蓄水灌溉系統。這一系統位于西藏日喀則,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,當地土多水少,水資源非常寶貴,以蓄水池灌溉成為薩迦人民的必然選擇。宋元時期開始,當地先民克服高海拔、高寒冷等困難,順勢而為,逐步在沖曲河沿線建立起蓄水灌溉系統。目前,薩迦地區約有400余口蓄水池仍然發揮著灌溉作用,灌溉著河谷平原近十萬余畝的青稞產區。管理方面,當地的措本制是如今大家所熟知的“河長制”的雛形,一般由兩名措本(藏語,意思是河湖管理者)協同工作,他們要經常巡視該灌溉系統,解決用水糾紛。不同水閘的開關只能由措本在場并決定,水閘開關時,所涉每戶出一個代表,池閘一開,等在各自小水閘前的每戶代表打開通往自己小水渠的石板或木門,實現灌溉。時至今日,薩迦古代蓄水灌溉系統仍然沿用著古代的工程形式和管理方式,做到了真正意義上的活態傳承。

            目前,我國的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已達26項,是灌溉工程遺產類型最豐富、分布最廣泛、灌溉效益最突出的國家。當然,“申遺”成功不是終點,而是新的起點。對這些活態遺產,科學、合理、可持續地利用,是最好的保護,也是最基本的要求。

            (本報記者 陳晨) 【編輯:房家梁】

          返回頂部